双元制的太仓样本

2016-11-07


一名职校生正在车间实习。


距离上海市中心50公里的太仓,是江苏省苏州市所辖的一个县级市。自1993年第一家德资企业——克恩-里伯斯公司落户以来,目前太仓集聚了260多家德企,集中在精密机械、汽车配件、节能材料等领域。德企对技术工人的特殊要求,催生了双元制职业培训模式在太仓落地,反之也成为这座江南小城对于德企入驻的一大吸引力所在。


双元制是源于德国的一种职业培训模式,指职业培训要求参加培训的人员必须经过两个场所的培训,一元是指职业学校,另一元是企业或公共事业单位等校外实训场所。那么,具有百年德国血统的双元制移植到中国是如鱼得水还是水土不服?在迈向中国制造2025的大背景下,双元制是否有着更大的推广空间?


近日,本报记者走进太仓的职业教育机构和数家德资企业,解读双元制模式在这里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双元制在太仓生根


1993年,克恩-里伯斯公司成为首家落户太仓的德国企业。初到太仓,车间里的模具出了问题,都得从德国请技工来修。


陆续有德企来到太仓,他们提出“招工难”的问题,令太仓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的领导觉得有点儿不可思议。细问才知道,原来是招不到他们想要的技工——懂点外语,看得懂图纸,会操作机器。


能否在太仓培养这样的技工?2001年,太仓市德资企业专业工人培训中心成立。目前,该培训中心由克恩-里伯斯公司、慕贝尔汽车部件有限公司、太仓经济开发区以及太仓中等专业学校共同持有。


据德企培训中心执行主任王振东介绍,这里每年为克恩-里伯斯和慕贝尔各培训20人。学生们在德企培训中心和学校工学交替,毕业之后他们必须在上述企业至少工作3年。


在培训车间,记者看到墙上贴着一张表格,每周甚至每天的培训计划都列得一清二楚。“这里的13个培训师都在企业里干过5年以上。我们根据学生数量来配老师、配设备,而不是有多少钱买多少设备。”王振东说。


在一般的中专学校里,受设备投入的限制,可能只做这儿五分之一的实操练习。“为了降低成本,有的学校车工练习只能用木头,一到考试,学生们遇到不锈钢的零件就找不到感觉了。”


不仅如此,每年,这里还会有德国培训师前来授课。“他们的知识、能力比较全面,机械、电力等全都了解,尤其是良好的职业素养,会点点滴滴地影响到学生。”王振东说。


日复一日的严格培训,潜移默化中重塑着学生们的行为习惯。“双元制培训的不仅仅是技术,更是良好的职业素养。”


最让王振东骄傲的是,从这里出去的学生,有的已经走上了管理岗位。他指着贴在车间照片墙上的一个毕业生格外骄傲地说:“他就是我们这儿培养的,一个中职生现在已经当上了一家上千人企业的生产经理!”


三大因素阻碍双元制推广


“双元制模式培养人才的有效性,正是因为这是企业自己掏钱为自己培养人才,所以他们会让学生走在行业的最前沿,甚至掌握企业核心技术。”江苏省太仓中等专业学校校长周新源说。


“真正的双元制应该是企业主导。”舍弗勒大中华区高级培训经理张振中说,然而现在的职业教育往往是学校一肩挑,校企合作很多时候只是一句空话,“这样很难满足中国制造2025的需求。”


张振中曾在湖北的东风汽车高级技工学校工作了20多年,该校自1983年就在国内率先试点引进德国双元制教育。“30多年来,双元制模式在我国并没有大规模推广,就是因为很多企业不愿意参与。”


企业不愿意主导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之一就是投入巨大。“一把铣刀100多元,一个学生一天就可能会用坏几把。”在德企培训中心,王振东一边带着记者参观,一边不无自豪地说,“这里培训一个学生,三年大约要7万元,都是企业出的。”


即便在太仓,真正能够以企业为主体办“原汁原味”双元制的,也只有舍弗勒、慕贝尔、克恩-里伯斯等少数几家企业,多数中小德国企业把培养任务委托给了学校。


不仅投入巨大,而且培养人才往往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很难有短期的回报。慕贝尔培训经理张立告诉记者,德国大多是家族企业,他们愿意投入大笔钱搞培训,希望把自己的企业打造成百年老店。“而我国很多是职业经理人在管企业,花那么多钱搞双元制培训会降低绩效,不如直接花钱去招人。”


“虽然德国双元制培训效果不错,但在我国不具备大规模复制的可能性。”采访中,不少教育工作者和企业培训负责人都有类似的看法。


周新源则认为,双元制引入30多年未能很好地推广,不是双元制不好,而是没有合适的土壤。“此前,我们对劳动者素质的要求没有达到这个程度,原来简单加工就可以满足需求了;而在中国制造2025的大背景下,企业对产品质量的要求提高了,对劳动者素质的要求也相应提高,所以应该说有了更适合双元制成长的大环境。”


推广双元制,还有哪些挑战


那么,在中国制造2025的大背景下,推广双元制对职校、企业和政府又提出了哪些新的挑战呢?


作为德国工商大会上海代表处德国机电一体化职业资格考试委员会主席,苏州健雄职业技术学院中德学院副教授张宏杰认为,对于职校来说,这打破了原有的学科体系,对老师的知识水平、能力水平提出更高的要求,学校应该进行相应的变革。


从太仓中等专业学校校长周新源的视角来看,首先要改变的就是职校教师的编制问题。他说,要满足职教发展的需求,得有更多具备实践经验的老师。可要从企业引进这部分师资力量时,如何从企业身份转成事业编制有很多条件,“无形中等于把这道门关上了”。


“当然,条件特别好的人才也可以引进,但这样的高技能人才,往往不愿意来当老师。”周新源说,实在没办法,只好编外引进,而这样的人才,面对工资福利等方面的“区别对待”,往往留不住。


而一些企业则觉得自己已经交了教育附加税,不愿再花钱搞培训。舍弗勒大中华区高级培训经理张振中认为,这是一种短视行为,一家想长远发展的企业应该要有为自己的未来储备人才的意识。


据太仓中等专业学校一项调研显示,采用双元制模式的企业,平均每年在每个学生身上要花3万元,不过,他们学习期间对所学专业对应职业的喜欢度、对企业的忠诚度都是呈上升趋势的。


舍弗勒就是太仓较早采用双元制培训工人的德企,从2004年开始,已经培训了12年。现在,它每年跟太仓中专合作培养60个中专生,跟苏州健雄职业技术学院合作培养20名大专生,还从去年起跟同济大学合作培养五年制的本科生。“本科生前两年实践,后三年学理论,这是为我们培养以后的生产经理。”张振中说。


此外,张宏杰建议,政府应该采用减税或投资建立区域性跨企业的培训中心等方式,来鼓励企业参与双元制培训。


在德国,双元制不仅仅是教育层面的问题,国家也会从整体上进行相应的制度安排。


海瑞恩培训中心负责人徐辉告诉记者,德国政府对建立培训中心的企业有税收减免,所以企业比较有积极性。


在国内,太仓市在这方面走在了前列。2015年12月,德国科斯特自动化系统有限公司在太仓经济开发区的支持下,联合太仓的民营企业成立了以机电一体化、自动化、智能制造人才培养为核心的莱茵科斯特(太仓)跨企业培训中心。


“这是太仓第一个由德国公司和中国公司合作成立独立运营的跨企业培训中心。不仅在专业上丰富了太仓智能制造领域高端技术人才双元培养的需要,也是中、德企业联合进行双元制职业教育的一种新模式。”张宏杰介绍说。


事实上,政府在职业教育上加大投入,对于招商引资乃至地方经济发展也将起到一定拉动作用。20多年来,太仓的德资企业从无到有并猛增到260多家,有合格的技工人才正是其一大吸引力所在。